AC退圈之後首次發文,談及加密寒冬、宏觀環境與監管匱乏

124次閱讀

原文標題:《The Crypto Winter of 2022

作者:Andre Cronje,Yearn Finance 創始人

編譯:Anderson Li,cointelegraph 中文

1、簡介

2022 年的 加密貨幣 市場發生了巨震,多種加密貨幣價格下跌、網路和 交易所 的經營失敗,共造成了兩萬億美元的損失。

到目前為止,對市場最大的一些沖擊是 Terra LUNA/UST 的崩潰,Celsius Network 申請破產,Voyager Digital 申請破產,以及 Three Arrows Capital 的崩塌。這些沖擊並不是孤立的事件,他們對整個市場產生了重大影嚮,導致 比特幣 以太坊 價格下跌。由此產生的最嚴重的問題,是用戶的加密貨幣被鎖定在交易所的賬戶裡,或是他們的資金在他人手中,由他人管理。

在 ” 加密寒冬 ” 中遭受損失的投資者,不知道他們可以提出甚麼補救措施,他們也不知道是否可以向這個系統中不負責任的一方索償。

目前的監管制度下的補救措施是無效的。大多數投資者在加密交易所的浩瀚條款和條目中,簽字放棄了他們對加密貨幣的權利,如果這些交易所被清算,許多人會(至多)成為無擔保債權人。

加密交易所和加密投資服務商基本上是像銀行一樣運作,但沒有銀行需要遵循的保障措施和監管。最近崩潰的原因並不特別,也不新穎,在 2008 年傳統金融市場的崩潰中,我們同樣能找到類似不負責任的做法。

這些行為以及它對市場的影嚮也並不新鮮,尤其是在一個比其他任何市場都更依賴消費者期望的市場中。許多監管機構提出,如何在加密市場上保護消費者,答案是採取傳統金融中的相對保障措施。即:規定交易所持有的最低準備金,強制服務提供商必須獲得許可,規範風險敞口,制定透明度標準,並將加密貨幣納入金融產品範圍。

這給我們帶來了第一個,也許是最重要的,最近 Terra USD 和 Luna 的崩潰。Terra 曾因向全球用戶提供最前沿的區塊鏈投資而備受贊譽,現在卻被指責為 2022 年加密寒冬的催化劑。這其中出了甚麼問題,以及為甚麼,是市場一直在處理的關鍵問題——並且是與監管機構一起。

2、Terra Luna/Terra USD(一個加密貨幣的崩潰)

2.1. 崩潰

Terra USD(UST)是由 Terraform Labs 推出的所謂的 穩定幣。該幣通過算法掛鉤的方式與美元掛鉤,使用另一個 Terraform 的加密貨幣 LUNA 來維持其掛鉤。該系統通過套利網路運作,LUNA 和 UST 的來回交易——當有利潤時,賣掉其中一個,買入另一個,便宜的那個幣的需求就會上升,推動其價格回升。很長一段時間,這種做法是有效的,UST 能與美元保持接近 1:1 的兌換比例。這種機制也燃燒正在交易的幣,這在崩潰中起到了推動作用。

Terra 的生態和穩定機制的一部分是 Anchor Protocol,它類似於儲蓄賬戶,大量的 UST 被存入其中以獲得長期的高收益。在其高峰期,Anchor 持有所有流通中近 75% 的 UST——UST 的價值高度依賴於該池的運作。

Anchor Protocol 從貸款人那裡借到 UST,將其借給借款人,為貸款人實現大約 20% 的收益率——該功能很像銀行。從今年 3 月起,這一收益率變得不穩定,隨著 Anchor Protocol 持有的準備金(Terra 為滿足收益率而保留的資本金)而上下波動。隨著貸款人的增加,他們被高額的回報所吸引,為支付他們的收益,準備金開始減少。一個暫時的解決辦法是向 Anchor Protocol 註入更多的 UST,提升準備金。顯然,這無法持續下去,因為 Anchor Protocol 對用戶沒有足夠的吸引力,用戶也就不會繼續往裡投錢。

2022 年 5 月,價值 20 億美元的 UST 被從 Anchor Protocol 中撤出並清算。這給 LUNA 帶來了巨大壓力,因為套利者會利用價格差異,使 LUNA 和 UST 之間的價差越來越大,而這種差距本來就不應該變得這麼大。Luna Foundation 試圖向系統中註入更多的 UST 來填平這一價差(不要忘記,LUNA 被鑄造時 UST 就會燃燒),尋求重新控制和平衡兩種加密貨幣的價格。

隨著大量的 LUNA 進入市場,它再也無法維持其價值,隨後出現暴跌。Luna Foundation 試圖使用儲備的比特幣來穩定 UST/LUNA 的努力也失敗了,導致比特幣同時大量流入市場——供過於求,導致比特幣價格下跌。

2.2. 哪裡出了問題?

一系列的問題導致了 Terra 的崩潰:準備金不足,算法有缺陷,以及 Anchor Protocol 沒有設定提款限制。

如果有限制措施來解釋大額提款,也許 UST 就不會脫鉤了。

2022 年 5 月,Jump Crypto 審查了 UST/LUNA 的活動,發現只有少數大額交易是導致該貨幣不穩定和崩潰的原因。這些交易已追溯到少數幾個錢包,所有這些錢包持有人的身份仍然不明。令人擔憂的是,少數幾個人就能破壞整個加密貨幣生態系統的穩定,而且不需要承擔後果或責任。這一點在下文中會進一步討論。

關於 Terra 出錯的更全面的分析,參考 Nansen 的報告 https://www.nansen.ai/research/on-chain-forensics-demystifying-terrausd-de-peg。

2.3. Anchor Protocol 撤資

UST 從 Anchor Protocol 中撤出的 20 億美元已經追溯至七個錢包,包括 Celsius Network。

下圖說明了隨著 UST 從 Anchor 的撤出,UST 與美元的掛鉤偏差越來越大。

AC

在 Nansen 對 UST 脫鉤的分析過程中,出現了對脫鉤有重大影嚮的七個錢包(見下圖)。其中一個錢包已被確定為屬於 Celsius,其在 Anchor Protocol 的撤資所造成的危害大於貢獻。這一點在下一節會進一步討論。

幾個主要的 UST 持有者的行為足以破壞 Terra 生態的穩定,並導致小錢包持有者賠錢,而他們卻無法追償。

令人震驚的是,正如我們將看到的,Terra 的崩潰直接導致了許多加密對沖基金和網路的崩潰。這些基金和網路的 ” 穩定幣 ”(一個算法的穩定幣)持倉量太重,這種高風險的投資行為使數百萬用戶的資金遭遇損失。

雖然如此,Terra 崩潰造成的影嚮,也不能全怪它;加密市場的大額貸款人和投資者缺乏審慎的做法,也必須承擔其應有的責任。

3、Celsius Network(一個加密貨幣交易所的崩潰)

著名的加密貨幣交易平臺 Celsius Network 在美國申請了破產。6 月 12 日,Celsius 凍結了投資者的賬戶,在一個月的不確定性之後,Celsius 幾乎是在沒有任何警告的情況下宣布破產的,原因是交易所的流動性太差。

Celsius 無法滿足投資者提款的原因仍然不明了,它們似乎是槓桿率過高(和準備金不足)、相關人士決策失誤,以及主要加密資產持有者和 Celsius 高管可能存在一定程度的瀆職行為。

3.1. ETH 和 STETH

為了理解最近 Celsius 及其相關代幣 CEL 的崩潰,下面我簡要解釋一下 Celsius 的 質押 行為。

Celsius 大量投資於 stETH,這是一種代表 ETH(以太坊網路代幣)的代幣,質押在以太坊 2.0 信標鏈上,它是一種使用不同驗證方法的二級 “ 升級版 ” 以太坊區塊鏈。stETH 的目標是在 ETH 平臺的 ” 升級 ” 中獲得獎勵。以太坊合並將目前的以太坊網路從工作量證明 共識 機制(驗證方法)過渡到權益證明。stETH 本質上是鎖定在 去中心化 智能合約 中的 ETH,為長期投資者賺取獎勵。為賺取獎勵,用戶將他們的 stETH 質押到各個網路的流動性池,流動性池將 stETH 的價格與 ETH 的價格掛鉤。他們便能夠在新網路上以 ETH 的未來價值獲得獎勵。

Celsius 用戶將他們的 ETH 代幣的鑰匙交給 Celsius,然後 Celsius 將這些代幣以智能合約的形式質押成 stETH。當 Celsius 想提取 ETH 時,就在 Curve 流動性池中出售 stETH,換成 ETH。過度交易和提取 stETH 換取 ETH 導致了 1:1 價格掛鉤的不穩定——需求的增加導致 ETH 價格的上升。也就是說,隨著 Curve 資金池的枯竭,Celsius 沒有了足夠的 ETH 來滿足客戶的提款。stETH 的第一次脫鉤與 Terra 的崩潰類似,因為用戶擔心不穩定,尋求回到主網路交易。Nansen 報告顯示,第二個事件加劇了脫鉤,其他大玩家試圖賣出他們的 stETH 倉位。

這導致了對 Celsius 的擠兌,用戶恐慌地撤回他們的投資,結果造成 Celsius 凍結了網路。隨後的流動性危機導致 Celsius 在 2022 年 7 月 17 日申請清算。

3.2. Anchor Protocol

Celsius 有大量的用戶資金投資到 Terra 的 Anchor Protocol 內。雖然它在 Terra 崩盤前撤出了大部分資金,但這也證明是一把雙刃劍。撤回資金對 UST 的脫鉤造成了壓力,消費者對加密市場的不穩定感到恐慌——導致大範圍的加密貨幣撤資和價格下跌。

這也影嚮了 Celsius 持有的其他貨幣,特別是比特幣,它直接受到 Terra 試圖穩定 UST 的影嚮(導致比特幣價格下跌)。

3.3. 不良貸款

在 Celsius 的破產申請中,它將 30% 的用戶貸款歸為壞賬——約 3.1 億美元。這些是借款人(來自 Celsius)無法償還的貸款,基本上在 Celsius 的賬上被註銷了。

Celsius 進一步披露了 Three Arrows Capital 應付給它近 4000 萬美元的債務——鑒於 Three Arrows Capital 的破產,還款已經不太可能了。

總的來說,該交易所報告其資產負債表上有近 12 億美元的赤字——首席執行官 Mashinsky 將其歸咎於 ” 不良投資 ”。

3.4. 被指控的瀆職行為和缺乏監管

自 2022 年 6 月凍結投資者賬戶以來,已經有多起針對 Celsius Network 的訴訟,其中一些訴訟指稱該公司存在明顯的欺詐行為。

在凍結投資者賬戶之前所採取的一些行動,Celsius 還沒有做出解釋,比如向 FTX 交易所支付 3.2 億美元,以及 Celsius 持有的高槓桿倉位。給 FTX 的付款是在客戶賬戶被凍結前不久進行的,據稱是為了償還一筆貸款。在普通的清算程序中,這是公司即將破產的情況下對債權人的優惠待遇。通常情況下,法院可能會命令撤銷付款,以便債權人能夠根據債務等級得到公平對待——即使在接受優先付款方面債權人沒有過錯。

上面的統計數據是 Celsius 在 6 月 12 日凍結客戶賬戶之前提供的最後一周統計數據。5 月 6 日—5 月 12 日這一周顯示了大量的資金外流和負的持倉收益。

Celsius 本質上表現得像一家銀行,卻沒有支持銀行業務的制度框架。接受客戶資產(加密貨幣)的做法看起來非常像傳統金融中的吸收存款,這是一種受到嚴格監管的做法。通過將這些存款質押在資金池中可以進一步貸出存款,看起來也非常像銀行對客戶存款的處理方式,而且沒有傳統金融中提供的保險。

在 Celsius 崩潰前,首席執行官 Alex Mashinsky 的推文是在蓄意誤導大眾。至少可以說是違反了他對 Celsius 的信托責任。還有一些說法是,Mashinsky 直截了當地告訴公眾,Celsius 對 UST 的風險敞口很小——其實不然,因為它是影嚮 UST 脫鉤的最大錢包之一。

事實上,直到 6 月 12 日,Celsius 還一直在積極吸引新客戶,推出旨在吸引流動性的促銷產品,並向接受六個月鎖定期的客戶提供獎勵。

Mashinsky6 月 12 日的推文是對用戶關於提款咨詢的回應,據說在賬戶被凍結之前,取款功能已經有幾天無法正常使用了。

鑒於加密貨幣沒有像金融產品或法定貨幣那樣受到監管,不能說 Celsius 違反了監管。但是,他們可以被認定有疏忽行為,沒有實施審慎的做法和 / 或故意誤導消費者。

不管怎麼說,現在 Celsius 已經申請了破產,消費者不禁要問,他們還有甚麼補救措施——答案是很少。

3.5. 破產中的消費者權利

2022 年 7 月,Celsius 以破產法第十一章申請了破產。在美國,它允許公司重組債務,以保持公司的業務運營。

一般來說,第十一章的破產會優先償還有擔保的債權人,然後是無擔保的債權人,最後是股權持有人。Celsius 的大部分賬戶持有人是無擔保債權人,他們只有在有擔保債權人(通常擁有最高的未償債務)得到償付後才會得到償付,而且只能根據 Celsius 賬戶中剩餘的可用資產按比例得到償付。

這是因為在將法定貨幣或加密貨幣存入 Celsius 時,該貨幣成為與其他用戶的存款(”commixtio”)組成的資金池的一部分。因此,用戶沒有權利要求歸還特定的法幣或加密貨幣,而是只能要求歸還其貢獻的價值,並遵守與 Celsius 的協議,這在條款和條件中詳細說明。普通銀行法中與存款有關的保護和所有權並不適用於加密交易所,與加密交易所的協議可以免除他們對存款完全損失的責任。

用戶在 Celsius 持有的存款完全損失的風險,在 Celsius 的條款中被披露和免責:

“ 通過向 Celsius 出借合格 數字資產 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服務,您將無權獲得 Celsius 可能從任何數字資產的後續使用(或其他方式)中產生的任何利潤或收入,您也不會面臨 Celsius 可能因此而遭受的任何損失。但是,您將面臨 Celsius 無法部分或全部償還其債務的可能性,在這種情況下,您的數字資產可能面臨風險。”

值得註意的是,在這裡存入法幣與存入數字資產沒有甚麼不同。通常情況下,當把資產借出去,所有者仍保留所有權。所有者將有權要求交付他們的資產(以證明他們的資產)。這裡的情況並非如此,因為儲戶放棄了對其加密資產的所有權,只對其貢獻的價值擁有無擔保的權利。

“ 在遵守適用法律的前提下,在您選擇在 Earn Service(如果您有權使用)中使用合格數字資產,從而通過您的 Celsius 賬戶將這些合格的數字資產借給我們,或者在 Borrow Service(如果您有權使用)中作為抵押品的期間,您授予 Celsius 對這些合格的數字資產的所有權利和權益,包括所有權,以及在不進一步通知您的情況下,在 Celsius 自己的虛擬錢包或其他地方持有該數字資產的權利,以及抵押、再抵押、三重抵押、多重抵押、出售、出借或以其他方式轉讓或使用該數字資產,單獨或與其他財產一起,以及所有附帶的所有權,以及在任何所有權期間。”

在監管加密行業時,加密交易所將是監管者控制的第一站。雖然我們推崇去中心化金融的去中心化特性,但這些交易所實際上是中心化的——作為中央控制的加密市場的接入點。進入加密交易所的投資者對他們的 ” 存款 ” 沒有權利,而在傳統金融中,存款受到法律的特別保護。傳統金融還為存款人提供了一定程度的透明度,而加密貨幣交易所卻沒有。這種將加密貨幣的控制權從投資者手中轉移和缺乏透明度的做法,完全扭曲了區塊鏈和去中心化金融的目的,讓投資者懷疑他們當初為甚麼選擇去中心化而不是傳統金融。下面我會進一步討論一些可能出臺的法規,這些法規如果得到妥善的實施,不僅可以保護這個行業,還可以推動其發展。

4、Three Arrows Capital(加密貨幣對沖基金)

2022 年中期,Three Arrows Capital(簡稱 3AC,三箭資本)的倒閉令行業內的許多人感到驚訝。3AC 是一家加密資產對沖基金,成立於 2012 年,從 2017 年開始投資加密資產。3AC 的策略主要涉及加密衍生品,但投資組合也包括投資開發加密產品和技術的加密公司。3AC 的資產管理規糢在巔峰時期曾達到 100 億美元。

3AC 的跌落神壇與它的 Terra 風險敞口有關。3AC 曾以 5 億美元買入 1090 萬個 LUNA,然後將這些硬幣鎖起來,進行質押。隨著 Terra 的崩潰,3AC 的持幣價值減少,持有的 LUNA 現在只值 670 美元。

3AC 還持有大量的灰度(Grayscale)比特幣信托(”GBTC”),自加密 ETF 興起以來,該信托一直是折價交易。在 Terra 暴跌後,3AC 的主要策略是 GBTC 套利,他們希望 GBTC 被批準轉換為 ETF,那麼折價就會逆轉。這並沒有發生,比特幣的價格隨著 Terra 出售其比特幣儲備而下跌,進一步消耗了 3AC 的其他持幣價值。3AC 還利用 GBTC 股份購買穩定幣,這又回到了它對 Terra 的購買,都是為了償還比特幣貸款。3AC 不再是 GBTC 的持有者,在一個未披露的時間出售了所有持倉——估計是虧損的。

與 Celsius 一樣,3AC 也受到 stETH 的影嚮——隨著 stETH 的貶值,3AC 也失去了價值。除此之外,據報道,3AC 是加密資產——尤其是比特幣——的巨額借款人,這些貸款人的賬上很可能會出現相應的壞賬。Voyager Digital 是這些貸款人之一,借給了 3AC 一筆 6.6 億美元的無擔保貸款。Voyager Digital 現在也已經申請了破產。

3AC 是一個最好的例子,說明了加密貨幣市場的相互關聯性,相對較小的沖擊對一個過度槓桿化、儲備資金不足的生態會產生更大的影嚮。Terra 畢竟是眾多交易所中的一個,也是眾多系統中的一個,它不可能與其他交易所隔絕。雖然,批評者指出,3AC 觸達了多的貸款人,其中許多人從散戶那裡吸收存款,使他們的債務增加到無法承受的程度。就這樣,3AC 的投資決策不僅影嚮了機構客戶,也影嚮了散戶,滲透到向 3AC 提供不良貸款的普通網路用戶。

除了糟糕的投資決策外,3AC 還受到新加坡當局的譴責,因為它為了獲得更多的貸款而向貸款人做了誤導性和虛假的披露——涉嫌欺詐。

正如 Decrypt 所言:「在 6 月 26 日提交的宣誓書中,Blockchain.com 的首席戰略官 Charles McGarraugh 還透露,3AC 聯合創始人 Kyle Davies 在 6 月 13 日告訴他,Davies 想從 Genesis 再借 5000 個比特幣,當時的價值約為 1.25 億美元,『以支付給另一個貸款人的追加保證金』。這種行為在龐氏騙局中很常見,即用後來投資者的錢支付給早期投資者。」

這凸顯了對加密資產貸款缺乏審慎監督的問題,這個行業未能檢查大玩家為了快速獲得回報而採取的冒險行為。

5、基礎市場影嚮

由於目前全球經濟不景氣,加密貨幣的崩潰變得更加嚴重。加息、戰爭以及能源和糧食的短缺都助推了消費者的預期——影嚮了市場行為,甚至影嚮了加密資產。

隨著全球金融前景愈加暗淡,消費者希望降低風險,尋求更 安全 的投資,包括更安全的加密投資和傳統投資。這包括投資於風險較小的加密產品,如 ETH 而不是 stETH。

如果消費者在加密貨幣中的存款沒有任何安全保障,就會助推對交易所和質押池的恐慌——這正是 Celsius 和 Anchor 面臨的情況。監管機構對市場操縱越來越清楚,表明有必要在加密市場的主要機構角色中實施制衡。監管的不確定性進一步增加了消費者的不良預期,促使市場轉向被認為是更安全的投資。

加密市場是全球經濟的一部分,因此也會經历起伏,這取決於普通消費者的感受。然而,盡管如此,該行業的起伏周期可以通過監管的幹預解決,因此,對系統的沖擊不會像最近那樣產生災難性的影嚮。

6、監管改革的必要性

經濟學家對為甚麼和何時進行監管有相互矛盾的說法。這些理論不僅適用於銀行,也適用於加密交易所和提供與銀行類似服務的機構——吸收存款、產生利息和放貸。這些理論通常會觸及壟斷、資訊不對稱和外部性。

負外部性是指第三方因經濟交易而承受的成本。銀行業中,例子包括:(i)對有償付能力的銀行的擠兌;(ii)銀行倒閉導致的經濟困境或崩潰;以及 (iii) 政府提供的存款保險的成本上升。

銀行業的壟斷者會導致對消費者的不公平,因為大玩家沒有競爭對手的挑戰,因此可以操縱市場。

資訊不對稱涉及到由於缺乏透明度而對消費者的剝削,導致消費者做出不利的決定。消費者在對投資和風險的理解上往往不如銀行成熟,他們需要保護。

最近的沖擊對加密市場的影嚮清楚地顯示了上述所有三個問題。在多家加密交易所和投資基金倒閉後,市場顯然遭遇了經濟困境。市場集中在幾個大玩家之間,顯示出無論是在鏈上還是利用社交媒體他們對市場可能存在的操縱(想想破壞 Anchor Protocol 穩定的幾個錢包)。市場的相互關聯性也導致在一個人破產的情況下,無法使其他參與者相互隔離。這些交易所和投資基金缺乏透明度——消費者實際上不知道他們的資金流向,也不了解他們接受到的資訊——這顯然是一個資訊不對稱的問題。

所有這些問題都提供了很好的理由,令該行業的監管與傳統金融中的監管相一致,這樣消費者既能得到保護,又能在遭遇損失時享受補救措施。

6.1. 傳統金融中的補救措施

6.1.1. 中央銀行保險

在大蕭條之後,全球許多中央銀行採取了強制保險的做法,迫使銀行為存款購買最低數額的保險,確保在銀行破產時消費者得到保護。

這為儲戶提供了安全保障,並在金融困難時期增強了對銀行的信心,減少了銀行的擠兌現象。在沒有明確的存款保險計劃的國家中,中央銀行也可以行使其自由裁量權,對在破產銀行中失去存款的消費者進行補償——這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

存款保險的安全網是消費者在傳統銀行業務中可以享受的補救措施,而加密交易所(如 Celsius)的儲戶則無法享受這一措施。

6.1.2. 審慎監管

在傳統金融中,銀行受制於中央銀行的權威和審慎監管——基本上它確保了銀行合法依規經營。如果中央銀行為從事高風險業務的私人銀行提供保險,並在私人銀行業務出現問題被迫關閉時用納稅人的錢來進行賠付,那就是不負責任的。

一個強有力的監管制度,既為吸收公眾存款制定規則,又監督這些存款的使用情況,可以減少銀行倒閉,提高大眾對銀行系統的信心。

世界各地的許多中央銀行根據這些因素對私人銀行進行監管:資本、資產質量、管理的健全性、收益、流動性和對風險的敏感性(如果風險得到妥善的管理)。這同樣也可以適用於加密貨幣投資和交易所。

6.2. 消費者可享受的補救措施

在傳統金融領域,大多數消費者在受到不審慎(或非法)的銀行行為損害時,可以向相關的監管機構求助。

目前,在大多數司法管轄區,當交易所或投資 工具 申請破產時,消費者擁有作為無擔保債權人的權利。如上所述,通常他們處於一長串債權人的末尾,意味著對他們的賠付很少。

消費者還需要查看他們與交易所或投資公司的合同,以尋求相應的補救措施。不幸的是,許多合同(尤其是細小的條款)都很寬泛,並拒絕賠償消費者可能遭受的損失。目前,消費者應該閱讀所有適用於他們的投資條款,除非他們對遭受這些條款所涵蓋的最不利的情況感到滿意,否則不要進行投資。

當然,如果在任何公司的交易中存在欺詐因素,導致消費者在投資上的損失,那麼消費者可以在民事法庭中得到補償。然而,這是一個漫長而昂貴的過程,對大多數消費者來說不值得花時間和成本。

與大多數行業一樣,也存在著安全風險。由於加密交易通常是無管轄權且匿名的,我們很難追蹤黑客。這是監管機構在實施最低限度的監管時需要考慮的問題,可能會讓交易所對消費者錢包的損失負責。

7、待定的監管

全球大多數司法管轄機構都有計劃對加密貨幣進行監管。有些人想宣布它是一種商品,有些是法定貨幣,有些是金融產品。

在歐盟,反洗錢法規要求加密資產服務提供商需持有提供服務的許可證。這與提供金融服務所需的許可證不一樣,也不附帶相同的報告標準。加密資產市場(簡稱 MiCA)法案已經提交歐洲議會,預計將在 2024 年通過——它使加密資產服務提供商與金融業的步調更趨一致。

MiCA 有以下目標:

1. 為歐盟現有金融服務法律中未涵蓋的加密資產提供法律確定性,目前有明確的需求。

2. 在歐盟範圍內,為加密資產服務提供商和發行商建立統一的規範。

3. 將目前適用於加密資產的國家框架替換為歐盟金融服務法規;以及

4. 為所謂的 “ 穩定幣 ” 制定具體的規則,包括電子貨幣。

根據《歐盟金融工具市場法規》(MiFID)和《電子貨幣法規》(EMD),已經被定義為金融工具或電子貨幣的加密資產不屬於 MiCA 的範圍。MiCA 的目的是協調監管,並 ” 捕捉 ” 那些不屬於現有法規的加密資產活動。

該法案特別規定了對加密資產服務提供商的許可要求,並對穩定幣規定了準備金要求。MiCA 並不涉及加密世界的所有方面,但它確實解決了市場中的一些大問題 – 特別是在處理加密交易所提供的服務上,並規定了保護消費者的責任。

在世界範圍內,加密行業將受益於對加密資產的監管,這種監管既對行業施加了審慎的標準(規定了門檻和安全經營的報告),又為消費者提供了一個明確的途徑,以執行他們的權利,並有一個明確的監管機構提供保護。這些法規能阻止對風險資產的過度追求,提振市場對該行業的信心。

8、結語

最近加密貨幣市場的下滑顯示了系統性的缺陷,需要監管來約束不負責任的行為,保護消費者。

Terra 的崩潰不是孤立的,是過度槓桿化的加密對沖基金和交易所的轉折點。Celsius 是其中之一,不僅對 Terra 的投資過重,而且是推動擠兌 Anchor Protocol 的主要參與者之一。對 stETH 的風險敞口,另一個將脫鉤的工具,加劇了 Celsius 的損失。

3AC 也許是最能說明整個行業所產生的連帶影嚮的案例之一。作為一個重要的借款人,面臨著在交易所賬面上的壞賬,3AC 過度槓桿的倉位導致了清算。在所有的動蕩背後,是這些基金和交易所的高管不負責的行為,他們在用別人的錢來賭博,自己卻不用承受嚴重後果。

加密市場內的參與者可能是私營企業,如對沖基金,但仍然會影嚮到總體的市場,因為他們擁有著很大比例的市場資源。像我們最近看到的那樣,對所有有可能破壞市場穩定的人實施監管,可以為消費者提供急需的保護,並協助實現長期的市場穩定。

 

鏈訊星球
版權聲明:本站原創文章,由 鏈訊星球 2022-10-27發表,共計10208字。
轉載說明:除特殊說明外,本站文章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